醉过才知酒浓

QQ:3453916576
 

【虫绿】【一发完,甜】醉酒

目录

 

普通人AU。

私设两人同居一年半,交往三年。

OOC预警,逻辑全无预警。

 

晚上十点差三分的时候,Harry到了家门口。

 

Harry刚刚从一个酒会回来,这个酒会他过得极不愉快。

酒会上一直有人在给他敬酒,而且都是女士,他走哪她们都端着杯酒跟着。他一停下来她们就把酒递过去,他一走就有恨不得不穿衣服的女人堵在他身前,媚眼一个接一个。

他好不容易等到酒会结束。

 

Harry觉得他快恶心死了。

真是下了酒会也不让他好过。

因为他喝醉了,而且醉的不轻。

 

Harry上台阶的时候他的脚仿佛是个轮子,带着他的身子摇摇晃晃。他踉踉跄跄地走到家门口的平台上,一手扶住门一手摸索着门铃。

 

还没等他摸到门铃,门就开了。

忽然没了支撑的Harry一个不稳朝前栽去。

 

被Harry再三强调不要去接他的Peter,在客厅等候。他一直竖起耳朵留意着门口有没有人,他的Harry回来了没有。

当听见轻微的撞击声时,Peter直接从沙发上翻了过去,途中差点踩掉一盏台灯,撞掉桌上的花瓶。他匆匆扶了一把,连拖鞋都是慌忙穿好的冲到了门口,转下门把手。

 

开门看到的就是往下倒的Harry,这可把Peter吓了一大跳。抱住Harry的Peter还有些后怕,他刚刚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Harry就不一样了,被爱人抱住的他紧绷的神经全然放松,即刻就睡着在了Peter的怀里,有好几次都差点从Peter怀里滑下去。

 

Peter一手搂着浑身瘫软的Harry的腰身,一手反锁上门。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困难的他用空出来的手捞起Harry的膝盖,该用公主抱的姿势把Harry抱上了二楼的卧室。

他觉得Harry今天醉的是真狠。

就算猛地双脚离地,腾空翻了90°Harry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把头往Peter怀里埋。

 

Peter替Harry换上睡衣后,为他掖好被子,关了灯去厨房准备去拿一瓶醒酒药,可他把厨房的储物柜翻了一遍也没找到醒酒药。

“希望商店还没关门。”Peter喃喃道。

他的目光锁定漆黑一片只有路灯的街道,披上外衣就出门了。

 

Harry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多了。

他觉得他要死了,死神就站在他床边,锋利的镰刀就抵在他的动脉上。

 

Harry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身体不好,脾胃消化酒的能力也不怎么好,今天醉成一滩烂泥的状态,他的脾胃直接就撂杆子不干了。

他现在什么感觉?

他现在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被灌了一公斤水银,外加扔进去的几块铁,一颗正在大幅度搏动的心脏,头涨疼。呼吸也不畅,呼吸道像是被人系了一条绳子,勒得死死的,生怕他感觉不到。还恶心,他空腹喝的酒,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有酸水不断往上涌。

 

但Harry起不来没法吐,他的身子仿佛被大卡车碾过,浑身的骨头都碎了。

那就不吐了,我看我什么时候难受死。

 

这么想着,Harry又睡着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喝醉后的难受症状已经消了一半,他的意识多多少少也回来了,不再是模糊到只能感受自己有多难受。

他还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一滴一滴地往他脸上,耳朵,脖颈里落。

有温热的,有冰到不行的。

 

Harry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有可能是眼泪,也有可能是雨水,或者两者都是。

他被这么一折腾醒了一半。

 

Harry尝试着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橘黄色的光晕对他而言还是太亮了,他被刺的侧了下头,闷哼一声,又使劲努了一下眼睛。

 

然后他听见了Peter的声音。

 

“Harry,你先坐起来,我给你买回来……Harry?Harry……”

 

紧接着,有一只极冷的手覆上他的面颊,指尖擦过他的眼角,动作轻柔地的像是用幼鸟的绒毛挠痒痒,或者是小精灵在举着花瓣为他扇风。

哪都好,就是这羽毛和花瓣可能是从冬天的冰河里给捡出来的。

他被冷的一激灵。

 

Peter发现自己可能冰着Harry了,准备放下醒酒药就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没成想他的手刚离开Harry的脸颊,就又被他的手掌抓住手背给重新放回了Harry的脸旁。

Harry抓得很紧,但也不疼,他喝得醉醺醺的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勉强抓住。

 

“Peter?”

 

“嗯。”

 

Harry睁眼,看清了Peter。

 

Peter的发尖,眉毛,眼睫上都凝了水珠,脸比平时要白,冻得。

Harry的目光往下移,他发现Peter身上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湿着,他的手勉强抬起,顺着Peter的袖子一路向上,目光也跟着指尖所及移动,最终定格在他还有些水渍的脸上。

他的指尖拂过爱人的眼睫,触上眉骨,勾勒出眼前人眉眼的轮廓。

 

“你去哪了?”

 

Peter来不及回答,他只是想先去换身衣服,顺便擦干身上。他不怕自己感冒,他怕Harry被寒气所扰。

他急急忙忙解释道:“Harry,我刚刚出去买了趟东西,外面下雨了……然后我衣服现在湿透了,你先躺好,不要感冒了,我要去换衣服,我是认……”

 

“嘘——”

 

Harry一只手环住Peter的脖颈,不让他动弹。另一只手从他的脸庞蹭过,也环了上去。这个距离他很容易也很清晰地看见Peter的眼里有什么,他与Peter四目相对,灯光照在Peter的侧脸,也映出了Peter瞳孔里的倒影。

是他,也只有他。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我也是。”

 

Peter大气不敢喘,放缓了呼吸节奏。

 

“去哪了?”

 

“我去给你买醒酒药了。”

 

“可我不想喝,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可是喝了你就不难受了。”

 

“我很好。”

 

Harry深知自己拗不过Peter,他主动送上一个吻,一个漫长的,雨水清新和酒香浓醇的气息交织在一起的一个吻。

一吻结束,Harry轻声说道:“Peter,我真的不用喝,我现在不难受了。”

 

“可是你刚刚哭了。”

 

Harry有些愣住,他不知道该如何辩驳。那个是生理泪水,他知道,Peter也知道,可就算是这样Peter还是心疼的样子让他心情好极了。

酒会上糟糕的回忆他也忘得差不多了。

 

同时,他也知道那滑落耳边的温热液体是什么了。

 

“其实醒酒药没那么难喝。”

 

Harry喝了那么多回,他也多多少少习惯了醒酒药的味道,他当然知道醒酒药的味道没那么难喝。但是Peter不一样,他很少喝酒,就算喝了也不会喝多。

 

Harry一口气灌下醒酒药,看着目不转睛盯着他的Peter计上心头。

他没有完全咽下醒酒药,而是在嘴里留了一小口,含在舌根。

 

见Harry直直地盯着自己,Peter有点茫然,还有点毛骨悚然。

“怎么了?”

 

Harry趁现在,Peter一个不注意,把他按在了床上,又同他交换了一个吻。

这个不需要雨水来冲散酒味,酸涩的醒酒药水在他们缠绵的唇舌间滋出“渍渍”的声音,一些Peter来不及咽下去的醒酒药水从唇角溢了出来。

 

Harry等到嘴里含着的药水全部喂给Peter之后,幸灾乐祸地钻回了被子,望着Peter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头将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Peter。

“其实醒酒药没那么难喝。”

说完还冲Peter挑了挑眉,“是吧?”

 

还没等Peter回答Harry又把Peter从床上扶了起来,“去洗澡,然后换了衣服上床睡觉。”

 

Peter没辙,只能乖乖听话。走之前替躺在床上的Harry盖好了被子,“你不许掀掉。”

 

等到Peter从浴室出来,回到卧室的时候Harry已经睡着了,蜷在被子里,半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Peter把被子往下拉了拉,然后掀开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钻了进去。

他伸手关了台灯。

 

黑暗中,Peter抱住了Harry。

“晚安。”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醉的人醒了,醒的人醉了。




END.


———————————————————————————————

课上临时的脑洞,匆匆把手稿上的内容打了出来,写的一塌糊涂,什么玩意儿我都不知道。混个更新,怕你们忘了我。

评论(11)
热度(113)
© 鸠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