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过才知酒浓

QQ:3453916576
 

【盾冬】【一发完,生贺】八分二十秒

目录

 

给猫猫 @懒猫 0813 的生贺!

猫猫生日快乐!

 

不知道是什么AU,总之是普通人AU。

OOC预警。

 

Bucky Barnes是一名出色的制表工匠,出自他手的每一块做工精致且性能优良的表使他在短短三年内,从籍籍无名、初出茅庐的制表工匠成为现在的制表大师。

 

Bucky的第一名顾客是他的好友,知名的文学家Loki,Odin家的小公子,他亲眼观看了Bucky是如何制作出一块表的,“那是一种享受,三年前的那一个半月是我离时间最近的一次,时间的微妙是无法言喻的,Bucky精妙的手艺更是增加了这种体验,尤其是当他在指针背面刻上‘Barnes’时,那就是美神的赠礼。”

 

Bucky的每一块表都会在指针背面刻上他的姓氏,按Loki的话来说,这是为了纪念他逝去的灵感。这话说的没错,甚至完美的概括了Bucky的初衷和想法,他的确认为时间是记录的最好方式,钟表只是以实体的形式展现出来。

 

只是有一点,刻着Barnes的表那么多,但只有一块是属于他的。

 

那是一块“三眼计时”的玫瑰金怀表,放在手里沉甸甸的,就像一块砝码。表壳上的玫瑰金漆已经黯淡,甚至有些地方隐隐有些褪色,露出原本的暗银底色,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只是镂空了一小块。指针和表盘都很好看,前者像彩色玻璃上的星星,后者像彩色玻璃上的金色太阳;但看表不方便,大圈套小圈的,性能也不太好,时间跟他其他表的时间差了七八分钟都有,总之中看不中用。

尽管如此,Bucky还是对这块表爱不释手,谁也说不得这块表不好,更别说碰了。

 

去Bucky家做客的企业家Harry就见过一个不怕死的富家子弟,Bucky别的表一个都没看上,偏偏看上了他的心头宝,没经过Bucky允许拿起来就是看,后面的发展Harry都没忍心看,果断转身上楼去看着茶,结果怎么样他不知道,但是听朋友说那人再也没买怀表,甚至还把家里所有的表都送人了。

 

真是活该,这表可是Bucky的绣球。

 

Charles听后如是说道,他还记得他那天问Bucky:“你真的不需要找个人陪你吗?”Bucky听后只是笑着摇摇头,在自己的注视下第八次打开了那块玫瑰金的怀表,又吧嗒一声合上。

“所以我的Bucky,你真的要和怀表过一辈子吗?”

Bucky左手紧握怀表,右手端着酒,靠在扶手上。他视力很好,很容易就能看清Charles藏在俏皮玩笑话后担忧的眼神,但他选择了无视。他虽然喝的酒多,但头脑很清醒,尤其是被夜风吹过后他越发清醒。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过是个能理解自己的人,实在等不到,跟怀表过一辈子也挺好。

时间不会说谎,也不会背叛,它只是默默的,默默的在自己的位置走着。

他扯出一个笑容,“又没人说不可以。”

 

当然,这幅场景只会出现在Bucky二十七岁前,因为他在自己第二十七个生日那天遇到了一个人,从此他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天是他最爱的日子,以前是,以后也是,没什么能撼动那天在他心中的地位。

最爱的天气去了最爱的地点,以最爱的方式邂逅了此生最爱的人。这些理由任意挑出来一个都足以登上这辈子最值得纪念的一天,更别说后两者的两个最爱,是多少人这辈子求之不得的。

也许这就是东方人所相信的缘分。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啊。

 

那天是个晴天,太阳的到来令长居于天空的云挪地,阳光也驱走了平时直直刺着人疼的冷。也许是因为快到四月份了,气温正在回温,昨晚上刚下过的雨,今早就不怎么能察觉了,顶多感觉空气比往常清新和一点冷,土壤比以往湿润而软。

 

不过这条不能放在公园里说,草坪,长椅,小路,一棵接一棵的大树可都不是透明的,它们身上留下的痕迹无一不告诉着人们昨夜发生了什么。

而这一点对没有灵感来公园放松的Barnes先生来说就有点不友好了,他为了找一处能安安静静寻觅灵感的地方,不得已走了大半个公园,找到了一张因躲在树荫底下,得以幸存的长椅。

 

Bucky坐了下来,整个人舒展地坐在长椅上,头自然地向后面倒去,抵在椅背上。

他就这么坐着,大约三分钟后他掩好了身上的大衣在小腹,虽说天一天比一天暖,且有太阳出来了,但清晨雨水在空中还未挥发完毕的湿冷,这样什么也不管,敞开了衣服坐着肯定会受凉,更别提他现在可还围着Charles送他的手织围巾。

Bucky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冷,低下头,半张脸埋在温暖柔软的围巾里,左手伸进外套内口袋握紧怀表,“嘀嗒嘀嗒”从手心传到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指针在移动,一圈又一圈,小路上的阴影渐渐淡了直到消失,带来街道喧嚣的风盖住鸟鸣。太阳升到高处,晓雾散去是淡蓝色的天。

 

起的早又一直发呆坐着的Bucky被暖洋洋的阳光一照,眼睛有些睁不开了,意识模模糊糊,头沉得他即将睡去。忽然有一支笔滚落到了他的脚边,打断了他进入梦乡。Bucky一个回神,一个激灵,一个清醒,他头闷闷地直起身子去捡那支笔。

一支黑色金边的铱金笔,品质中上,有些年份,但保养的很好,尤其是笔尖那部分,看起来与新笔如出一辙,看得出来这支笔的主人很爱护它。

 

Bucky思索这支笔的主人在哪里的时候,一个好听的男声在他头顶响起,低沉平静像一把大提琴,又像是毫无波澜的湖水或是湖面上的涟漪,总之令人心安,微冷的空气此刻更是无限放大了这种平和的质感。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打扰您的,只是我的钢笔在您手里。”

他喜欢这个声音。

 

Bucky抬起下巴,眼神向上看去。男人逆光站着,阴影下的五官非常不清晰,撞进他视线的只有一双天蓝色的眼眸,那是双非常好看的瞳孔,纯净的像阿尔卑斯山的天空和挪威峡谷的云。

 

Bucky被这双毫无杂质的眼睛惊艳到了,连呼吸都停顿了一下,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周围的车笛,鸟鸣,街头艺人演奏的乐声,周遭的一切一切离他越来越远,就连空气也慢了下来。

一见钟情,估计就是这种感觉吧。

原以为随着时间而沉淀下的心跳不会因为什么人而改变频率,可回归之后的心脏却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胸膛,搏起的节奏叠加到一个最适宜的程度,没有呼吸的急促,但又让人感知到了生命的活力与意义。

 

Bucky有些丧失语言能力,声带干涸,他只是直直望着男人那双眼睛,撑着椅面缓缓起身,从仰视到平视。他注意到自己失态了,极快地眨了眨眼,迫使自己的视线从人家的眼睛上移开,试图关注其他。

但也只是从眼睛看清了五官,再到男人在阳光下亮度刚好的金发。

 

见Bucky没什么反应,只是盯着他。男人被盯得害羞,眼睛一直没怎么敢于Bucky对视,除了第一眼看见那人的灰绿眼睛时。

哦,上帝,他想他的耳朵肯定红了一大片。

“不好意思,先生,我的钢笔在您手里。”

 

Bucky回过神来,举了举钢笔,男人点点头。

“下次小心。”

他把男人的手拉过来,钢笔放在他的手心,另一只手合上他的五指。

 

“谢谢。”

 

“这本来就是你的。”

 

Bucky趁着男人重获至宝后仔细检查钢笔的空隙上下打量一番他。米色毛衣配黑色长裤的穿搭很衬男人的金发碧眼,长得很好,五官组合的比例也很不错。尤其是眼睛,他发现男人的眼睫毛很长,垂下眼睛时格外明显。

 

Bucky转身准备继续往前走,他打算去街上溜达一圈,顺便参观参观天文馆和博物馆,中午再回去,如果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找找好友。

可他不知道的是人永远说不准计划和惊喜哪个先来。

 

比方说现在,男人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来一次拦住了Bucky。

“先生,您方便告知我一下时间吗?我的表在家里,我……呃……”

 

“九点四十六,”Bucky掏出怀表,一眼读出了时间,速度快到让男人以为他只是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清,“如果你只是来问我时间的大可不必自报家门,我不是查人口的调查员,而且他们不查这个。”

 

Bucky关上表盖,垂眸望着表面镂空的花纹,“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我想请先生暂时当一下我的模特。”

 

“……”

Bucky把怀表收到口袋里,瞧着男人那双令他沦陷的湛蓝眼眸。

“你叫什么?”

 

“Steve Rogers。”

 

“Bucky Barnes。”

Bucky为Steve当了一个上午的模特,Steve为了答谢他邀请他前去天文馆,于是两个人就跟脑子哪里都不对劲的两个大傻子一样中午去了天文馆。

Bucky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是回家以后了,第二天说给Loki听,他差点笑出肺结核,恨不得直接去见死神,“你没发现你是中午去看星星的吗?”

他能怎么办,他也发现了,当时有个哪哪都符合他择偶标准的大帅哥在他身边,他哪还有什么时间去关注中午看星星这件事,或者说他当时太关注另一件事,导致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我带你去天文馆怎么样?现在这个时间人少。”Steve边收画板边说道。

 

Bucky正欣赏着Steve为他画的肖像,他不得不说,Steve不当画家真的可惜了,就他这幅画拿出去跟画画大师说他没专门学过画估计都没人信。但从笔触到细节的处理方式都赋予了这幅画灵魂,就仿佛Steve会法术,把他封印进了画像里。

他现在全神贯注地欣赏画像,几乎没有注意力放在Steve的问话上,恍惚间只听到了天文馆三个字,爱好天文的他毫不犹豫地就应了下来。

 

两人坐上一辆公车,他们到站下车就是天文馆。

Bucky自从一名学徒成为真正的制表匠人后他就很少来这里了,要知道他的第一块怀表“星盘”的灵感来源就是天文馆对于太阳的介绍。

 

“我们先去哪参观参观?”Steve和Bucky径直越过立在天文馆门口大大的路线牌,熟记于心的地点使两人果断踏入大厅,在他们没有发现的情况下。

 

“我都行。”

 

“那先从第一个地方开始参观好了。”

 

Bucky和Steve花了整整三个小时参观完天文馆时已经是黄昏了,来天文馆的人才多了起来,陆陆续续进到天文馆里的人代表着天文馆刚刚睡醒,而他们却与这些或结伴而来,或孑身一人的人们擦肩而过,相向而行,他们也该回去了。

 

分别的时候两人互留了邮箱号。

 

Bucky和Steve道别,刚走了两步听见Steve叫住了自己。

 

“Bucky,你有时间能再来当我的模特吗?”

 

“当然,不过我只有八分二十秒了。”

Bucky脚步没停,手插在兜里继续往前走着,但他放慢了脚步,放得特别慢,就跟加了慢动作特效一般,他在等Steve第二次叫住他。

 

“Bucky,现在几点了?”

 

Bucky停下了脚步,转身与Steve站在路灯的两边遥遥相望,他只是用指尖触摸着怀表,没有拿它出来破坏两人之间的氛围。

“十点差三分。”

 

“你的表,时间不对吧?”

 

“是啊,它差了八分二十秒,光从太阳到地球的距离。”

 

“你刚刚等了我八分二十秒。”

 

“我的等待时间只有八分二十秒,但……你我也许可以多等一会儿。”


END.

评论(2)
热度(65)
© 鸠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