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过才知酒浓

QQ:3453916576
 

【绿基巴叉】【长篇,HE】迷局(1)

目录


长篇,脑洞向,无大纲无设定,想到哪写哪。

普通人AU,全息游戏AU,密室逃脱AU。

无法退出游戏参考刀剑神域。

文中加粗的句子均为引用。

OOC预警,食用愉快。

 

退出键不见了。

“你们有找到退出键吗?”

“啊?退出键?退出键不是应该在……退出键呢!?”

“不知道啊,应该是系统出故障了吧。”

“大家别担心,只是个小bug,不出三小时就能修复。”

……

 

经过一个月的内测,内测玩家总结出了三个必去之地,暗礁酒馆,辛塔尔海湾,火羽哨岗,如果说后两个是因为景色美到令人心颤,那么暗礁酒吧就是因为人多。

暗礁酒馆是迷局中的标志性建筑物,游戏中划分昼夜的准线,日落准时出现,日出准时消失,一秒都不差。而且这里是游戏中最安全的交易场所,内测的时候有玩家企图不交金币拿了东西就跑,用了个穿墙技能,结果一头撞死,直接被送回复活点回音港。

当然也有不少玩家只是因为这里的隐藏密室多,成就和彩蛋遍地都是,酒的味道不错,来给公会招人,或者是单纯的想多认识个好友。

Charles和Loki属于第二种找隐藏密室的。

 

Charles刚从一个隐藏密室里出来,扫了一圈,穿过酒馆里交谈的男女,发现Loki坐在不远处的吧台,准备过去吓一下Loki,结果刚靠近,Loki一个转身把他吓的不轻。

吓得不轻倒不是因为自己吓人不成反被吓,而是因为他俩认识十年,他从没见过Loki这幅样子:脸色惨白,呼吸急促,嘴唇微微颤抖,眼眶红的像只兔子。他印象中的Loki永远是举止得体,绝不会失态,优雅的像个假人。

而且还没等他从Loki这幅模样中缓过神来就被Loki一把抱住。他抱得十分用力,就仿佛自己是一块浮木,他不抓住自己就会被溺死或者如果他松手自己下一刻就会化为泡沫。Charles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强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呃……Loki?你…还好吗?”

Charles轻轻地拍着Loki的后背,他突然觉得自己在哄一个三岁的小孩。

不过这三岁的小孩长得有点着急。

 

Loki觉得自己要哭了。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

“Charles…Charles……我们完了…我们……”

Loki哭了。

Charles听到Loki很小声的抽泣,他似乎在死死咬住牙,不让别人听到。然后Loki突然松开他,后退了几步,双手撑在吧台上。

 

“怎么了?Loki,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了?!”

Loki没有回答,他只是低着头不断地大口吸气。

Charles想到了一种可能,他颤抖着划开了调配界面。

退出键不见了。

Charles退出调配界面。他点了一杯孔雀羽,走到Loki身边揽住他的肩,“缸中之脑。”

Loki抬起头看着Charles,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银舌头在这个时候根本没用。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端起酒一饮而尽。

 

在别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小故障的时候,Loki觉得他要疯了,前所未有的惶恐占据了他,他突然想到了他在一个反全息的文章里看到的一句话。

全息游戏和你的大脑神经末梢相连,如果游戏出了什么问题,你就会永远困在那个世界,这根本不是什么完美的世界,这就是一个变相的缸中之脑。

那篇文章Loki早八辈子找不着了,但这句话不断地在他脑中出现,休息时,发呆时,梦里,它无处不在,挥之不去。

 

Charles看上去也不太好,要知道他才刚刚拿上他的生物,心理,基因三博士学位,他还不想这么早死。他还不想,被永远困在这个虚幻的世界。

就在Charles的想法越来越偏离的时候,Loki出声打断了他。

“Charles,”Loki看上去好多了,呼吸平缓了不少,再加上酒馆里的光线过暗,根本看不出来他方才哭过,“登录器里的营养液可以维持我们的身体多久?”

Charles知道他想说什么,神经末梢和登录器连接,如果无法从游戏内退出,就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因为不管是留在游戏中还是被外界的力量强制退出,都只有一个结局,死亡。

它们的区别不过是在于死刑执行的时间先后。

“三年,或者三年零几天。”

 

空气和氛围安静了好久,严肃了好久。

Charles和Loki都没说话。

一个低头不语,安安静静坐着,指尖点着桌子,数着木桌上的树纹;一个靠在木桌上,一条胳膊搭在桌边吊住另一边手腕。

 

Loki腰间的怀表走个不停,“嘀嗒嘀嗒”,明明酒馆里嘈杂,但此刻这些声音与他们无关。甚至Charles确定,他可以听见齿轮打在一起的声音,而为了让时间过得快一点,Charles开始在心里听着怀表的嘀嗒默数。

大概在他数到六百零一秒时,Loki彻底平复了下来。

 

“刀剑神域听过吗?”

 

“嗯。”

 

Charles点的酒到了,Loki看了看过来送酒的调酒师,在吧台上放下六枚金币,调酒师默默收下,同时把Charles的酒推过去。

“先生,您的酒。”

Charles反应了一下,接过孔雀羽跟调酒师道谢。

 

Charles晃了晃酒杯,低头抿一口酒,抬起食指指了指Loki,“你是说?”

 

“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制作人会取名。”

 

“也就是说……迷局本身才是密室。”

 

“最大的隐藏密室。”

 

迷局的地图不大,不像其他游戏,整个游戏的视角定位在多个世界,多个位面,或者一个大陆。它的地图只有一座曼罗什城,一座水城。

曼罗什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独立的像一个国家。有明确的城市运作体系,有完善的法律,有一个国家该有的一切。

制作者在一个访谈里说过,他以意大利的水城威尼斯为原型,但后来因为和那里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不得已的情况下改了一大半,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还是有很多威尼斯的标志物。

 

火羽哨岗的岸边种着一片月牙树。

沐浴在月光下的月牙树,树叶的叶纹被全部点亮,变成了流动的莹白色。

 

Bucky躺在一棵月牙树上,周身被莹白色的光包围。他的手指间缠绕着一根月牙树叶,脱离月牙树的叶子过一会儿就会变成普通的树叶。他转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一个翻身跳到坐在树下捣鼓花环的Harry身边。

Bucky检查了一圈周围,别说人了,连最常见的野兽都没有。Bucky往树上一靠,低头问道:“Harry,你确定我们能等到人吗?”

Harry编好了一个花环,拿着花环仰头对着Bucky比划了半天。他站起来把花冠往Bucky头上一扣,“能。而且会等到两个好队友。”

Bucky伸手摸摸自己头上的花环,他走到岸边,想看看自己。但扩散到岸边的水纹让他一下进入警戒状态,Bucky几步退到Harry身前,“小心。”他腰间的短刀已经抽出了一半,结果被Harry伸手按住。

Bucky不解地问:“怎么了?”

“你这样会吓到我们的队友。”Harry看着自己周围都是低气压的好友,经过思索,他决定拿掉Bucky头上的花环,“不要表现的那么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生活中软的很。”

 

Bucky眨巴眨巴眼睛,朝Harry露出一个笑容,他单膝蹲下捡了块石头,在手中抛了下,手腕一翻平着朝水路打去,“你怎么知道来的人一定会是我们的新队友而不是我们的竞争者。”他站起来看着水面上激起的水花,拍掉手上的灰。

Harry歪着身子踢远一根树枝,“我就是知道。我还知道来的是Charles和Loki。”

“真的?”Bucky又打出一个水漂,“我是说……你怎么都知道?”

“因为我和他们约好了火羽哨岗见。”

Bucky皱着眉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的友情过于虚假。要知道他们可什么都没和我说。”

Harry上前揽住Bucky的肩向一艘稳稳停在岸边,神似贡多拉的尖舟走去,“但他们和我说了要把你带上。”

 

Bucky站在岸上只能看见将桨板放在船上,活动肩膀的Charles。他找了一圈也没看见Loki。他手撑在船沿上与Charles对视,“Loki呢?他……一会儿来吗?”

“当然不是,Loki今天情绪有点崩溃,刚睡着了。”Charles揉着肩膀坐在蜷成一团的Loki身边,替他掖好了身上盖的斗篷,“上船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踩着他了。”

Harry上船的时候颠了下,坐到Charles身边的时候尖舟都在左右大幅度的摇晃。令Harry有些意外的是平时睡不深的Loki,今天船都晃成这样了他还没醒。

Harry抓住Loki的脚踝捏了一会儿,他记得这样有助于缓解血压增高,促进心血流过脚底。希望Loki这样会放松一点儿。

 

Bucky撑着船沿看了Loki一会儿,上船捡起桨板,找到着手点后习惯了下姿势就载着大家启程,“这曼罗什有什么能住的地方吗?”

Charles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在游戏里过夜的经历。”他用胳膊肘戳戳身旁的Harry,偏过头小声问道:“你有什么提议吗?”

Harry靠在Charles身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答道:“暗礁酒馆东边十里的巴里兰旅馆,或者…或者是辛塔尔海湾旁的辛塔尔小屋。”

Bucky放下桨板在船尾蹲下,他打了个哈欠,“所以,我们去哪?”

Charles回忆了一下迷局论坛里的曼罗什旅游指南,他隐约记得辛塔尔小屋的推荐指数比巴里兰旅馆高,“那就……去辛塔尔小屋吧。”

“行吧。”Bucky活动活动腰,拾起桨板,一下又一下摇动着桨板。

 

尖舟顺着被月光照的幽蓝的水面行驶,船身随着划船人的动作,有规律地小幅度左右晃动。桨板在水中摇动,扬起水花,漾起涟漪。被风吹落的月牙树叶飘到水面上,随着莹白色纹路渐渐黯淡,它们也落到水底。

 

Loki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屋内洒满了光。如果不是这完全陌生的家具摆放,他甚至以为昨天发生的事不过是他的一场梦。

他从床上坐起来,昨晚在船上睡着吹了好久的冷风终于迎来了报应,他现在头疼,转动一下都疼,不得不扶着额头。

就在Loki觉得自己快睡着的时候,“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等一下。”Loki掀开被子,挪到床边穿好长靴,抓起搭在木椅上的斗篷搭在手上。Loki拉开门后见来人是Bucky又一个翻身躺在床上,“所以,我们还是没出去?”

 

Bucky坐在木椅上,“嗯。还是在游戏里。”Bucky想起来Charles给他的任务,用脚尖去够Loki的脚,“Charles叫你去吃饭。吃完饭要进一个密室,Harry昨天发现的一个隐藏密室。Charles猜测这个密室可能是解锁接接下来剧情的一把钥匙。”

Loki听完坐了起来,“钥匙密室?”

“应该是的。”

 

Loki和Bucky出了房间来到大厅,只看见Charles和Harry坐在大厅的一角,Harry还转身趴在椅背上向两人挥手,不过反常的是他没有笑着调侃他们俩几句,甚至都没有笑。相隔十米都能发现这人身上的低气压。

 

两人相觑一眼,脚步顿了顿,Loki想问问Bucky这怎么回事,但Bucky的眼中也写满了茫然,Loki只得耸耸肩恢复步伐。

待他们走近后发现桌上摆着辛塔尔面包,海风果汁和鱼果沙拉。

 

Loki拉开椅子坐下,喝了一口海风果汁。他喜欢海风果汁,闻起来是热带水果的果香还有种腥味,但不会令人恶心,相反很清新。尝起来的话多了一丝苦味,苦但是不涩,而且喝完不会有那种牙齿都要被酸化的感觉。

 

“Loki,你来的正好,”Charles挪开面前的空碗,端着海风果汁尝了一口,“Harry要被烦死了。”

Loki应了一声,“我看出来了。”

 

“有那么明显?”

 

“……有。”

 

“随便吧。”Harry捏住勺柄,搅拌着已经他面前已经不能看的沙拉。

 

“我过去找你时他就在搅沙拉。”Bucky小声说。

 

Loki看着那碗里变得越发稠黏的沙拉酱,小声附和。

 

坐那么近,Harry当然听得见他们的谈话,但他没说什么。只是放下勺子,不再去折磨那盘可怜的沙拉。Harry向后靠去,整个人就差躺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三个享用早餐。“Loki,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Loki咽下嘴里的辛塔尔面包,坐直了身子,“你说。”

唯一不重要的是真相本身。这句话我和Charles都有想法,但我们的想法出入太大。Bucky也说了他的想法。”Harry一想到这就有些心焦,“但……你知道的,一句话根本不能说明什么。我们的想法完全没有共同点,就像走了三条岔路。”

Bucky用叉子在鱼果沙拉里戳来戳去,“这句话在什么情况下都有可能,它至少可以从四个角度出发。我们只有亲自进去了才能知道。”

 

Loki自然知道这个问题。这句话给的范围太广。出发点,切入点,着重点,这三点只要有一点出现不同的想法都有可能导致最后得出来的想法不一致。他皱着眉沉思了许久,忽然一拍桌子。

“不对,我们应该还有一条线索。”

 

“Loki,如果你要从这句话本身出发,认为这句话是个障眼法的话,你不用说了,我和Harry假设到这一点了。”Charles的眉头紧锁,他捏住自己的鼻梁按压。

“说谎者悖论和联系作品Bucky也提到过了。”Harry深吸一口气,仰躺在椅背上,捏住自己的后颈。

 

Loki差点一口水哽在喉咙,这什么跟什么,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叉子轻轻敲着盘子,“Harry你是什么时候开出的这条线索?”

Harry一下被问住了,愣了好几秒。“现实世界晚上十点,游戏世界下午四点。”

Loki给Charles送去一个眼神,Charles恍然大悟,“我的隐藏密室也开出了线索。现实世界应该也是十点,游戏世界晚上十点。”

Loki喝完最后一口海风果汁,他举起杯子,点头致意。

 

迷局这游戏有个特点,就是开出的线索一定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它还有个人性化的规则,只要和钥匙密室出现的时间跟现实在一个时间段里的隐藏密室开出的线索,都会作为钥匙密室的辅助线索。

一条线索不够,两条线索就说不定了。

 

“所以Charles,你开出了什么?”

 

“他人即地狱。”




TBC.


———————————————————————————————

我希望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猜剧情!猜剧情!一起猜!

脑洞向就是要大家一起猜的嘛!

评论(21)
热度(136)
© 鸠什 | Powered by LOFTER